中國白酒網
您當前位置:中國白酒網 >> 行業資訊 >> 水井坊 >> 瀏覽文章

水井坊反悔:拒絕支付離職員工27萬補償金 卻接連敗訴

2019-1-7 9:03:55五谷財經 五谷君 新浪財經 【字體:

    【中國白酒網】日前,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了《四川水井坊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水井坊”)、張某勞動爭議二審民事判決書》,引發關注。
  上訴人水井坊因與被上訴人張某勞動爭議糾紛一案,不服成都市金牛區人民法院的民事判決,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成都中院”)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駁回水井坊的上訴訴求。
  據悉,2016年7月1日,水井坊與張某簽訂了《勞動合同》,合同約定甲、乙方雙方簽訂自2016年7月1日起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固定期限勞動合同;
  乙方同意接受甲方安排創新部經理崗位工作;
  雙方約定每月工資為5萬元,績效獎金9000元且按照甲方年度績效獎金方案執行。
  2017年1月19日,張某向水井坊遞交了《離職申請》,載明“因個人原因,現自愿提出離職申請,最后工作日:2017年1月31日”;
  張某同時填寫了《員工離職申請表》,載明“離職原因:個人原因”,水井坊各部門負責人及總經理在該申請表上簽名同意。
  同日,水井坊與張某簽訂了《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載明“經甲、乙雙方平等自愿協商一致,就解除雙方勞動關系。
  雙方達成的協議顯示,水井坊同意在張某妥善辦理所有工作移交手續后支付乙方經濟補償金計人民幣27.6335萬元。
  這個經濟補償金為5個月工資,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七條規定:補償金月工資應為勞動者解除勞動合同前12個月實際平均工資。
  水井坊在該協議書上蓋章,張某在該協議書上簽名并捺印。
  2017年8月7日,張某向成都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爭議仲裁,請求如下:
  1.水井坊向張某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27.6335萬元;
  2.水井坊向張某支付2017年1月31日前的績效獎金4.05萬元。
  2017年11月1日,成都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如下裁決:
  一、水井坊在本仲裁裁決書生效后5日內以現金形式一次性支付張某經濟補償金27.6335萬元;
  二、駁回張某的其他仲裁請求。
  水井坊不服該仲裁裁決,遂在法定期限內訴至一審法院,不僅拒絕支付張某經濟補償金,還要追討已經支付的績效獎金。
  《五谷財經》注意到,本案的爭議焦點為:
  一、水井坊是否應向張某支付經濟補償金27.6335萬元;
  二、張某是否應退還水井坊向其支付的績效獎金12.9055萬元。
  依照有關規定,一審法院判決水井坊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張某支付經濟補償金27.6335萬元,并駁回水井坊的其他訴訟請求。
  換言之,水井坊一審敗訴,但是,與總經理范祥福“不服輸”的性格一樣,水井坊繼續選擇上訴。
  本案二審期間,雙方當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證據。
  二審查明的事實與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一致,成都中院對此予以確認。
  對此,成都中院評判,水井坊與張某于2017年1月19日簽訂的《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明確載明,水井坊與張某經協商一致,雙方同意自2017年1月31日解除勞動合同,水井坊向張某支付經濟補償金等內容。
  該協議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對雙方具有約束力,水井坊應當按協議履行義務,其要求不支付經濟補償金的理由不能成立。
  同時,解除勞動合同,通常由合同的一方率先作出意思表示,但這并不排除雙方經協商最終達成一致意見。
  因此,即使張某主動申請辭職,也與雙方最終達成協議不矛盾,而且恰恰能夠印證雙方協商的合意過程。
  水井坊與張某共同簽署協議的行為,系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合意解除勞動合同并給予經濟補償的意思表示。
  如果水井坊認為協議與張某主動辭職的意思表示不一致,也是因水井坊的簽署行為而引起,故水井坊認為二者的意思表示相矛盾,應當由引起矛盾的水井坊公司承擔不利后果。
  因此,成都中院認為,一審法院確定水井坊承擔支付經濟補償金的責任并無不當。
  另外,水井坊認為協議約定的經濟補償金高于《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七條關于經濟補償的計算標準,但該約定不損害張某的合法權益,是水井坊對自身權利的有效處分,屬有效約定,故水井坊應當向張某支付約定的經濟補償金27.6335萬元。
  綜上所述,成都中院作出判決,水井坊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受理費也由水井坊承擔!
  “縱觀整個案件,可以得知,水井坊通過白紙黑字的方式,同意支付離職員工張某的經濟補償金,結果又要反悔,這種出爾反爾的行為不利于塑造水井坊的企業誠信,作為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的范祥福應該自省,”一位酒企中層人士告訴《五谷財經》,一家企業的行事風格與其主要負責人有著很大關系,不過,建議酒企在對待員工上要多一分人文關懷,否則,最終就會像水井坊一樣,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日前,基層員工不滿工資待遇較低,導致江蘇一家大型白酒企業陷入漲薪風波之中,這都警示酒企在業績快速增長的同時,不要忘了讓基層員工一起分享紅利。”
  2018年以來,舍得酒業、貴州茅臺、青青稞酒和五糧液等諸多上市酒企都有中高層離職現象,但卻鮮有酒企拒絕向離職員工支付補償金,并追討已經支付績效獎金的情況。
  據悉,不過三個月之久,青青稞酒管理層大換血,職工監事、董事、董事副總經理、董事總經理、財務總監紛紛離職。
  為何短時間內董監高集體離職,青青稞酒方面公布的理由全部是因為個人原因,但外界也有不同的聲音!
  無獨有偶。
  2018年3月,酒鬼酒發布公告,中糧酒業董事長、黨委書記王浩兼任酒鬼酒董事長,中糧酒業副總經理、長城酒事業部總經理、進口酒事業部總經理李士祎兼任酒鬼酒副董事長。至此,酒鬼酒新領導班子落定。
  業內人士表示,經過兩年多的調整,酒鬼酒在頂層設計、團隊構建和產品策略上進行了梳理和調整,酒鬼酒更加迫切希望能夠重回一線陣營。
  2019年,白酒行業將徹底告別“高速增長”,并進入“中速增長”時代,同時,高端白酒競爭趨于白熱化,因此,白酒企業中高層離職將是大概率事件。

分享到:


網友評論:

  • 閱讀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吃鸡游戏 信号枪
1分彩彩票下载-APP安卓版 北京快3开奖直播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大彩 20选5开奖结果今 快3开奖结果江西 3D试机号分析 支付宝天天红包赛12000 交通理财产品 福彩25选7开奖号码 今日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宁夏十一选五手机版 qq四川麻将游戏下载 福州麻将app哪个好 广东36选7好彩1开奖 热火队球员名单 广西11选5手机版走势图